-传统武术不敌现代搏击差点那里看完这四个实战例子你就明白了

传统武术不敌现代搏击差点那里看完这四个实战例子你就明白了

小编找出了传统武术vs自由搏击的四个实战例子:

1.下面这位据说是一位民间高手,是一名修炼了很多年的太极练习者,他声称要挑战中国自由搏击名将坦克邱建良!于是他就去了大东翔拳馆踢馆了!对打中却被拳馆小将一脚ko。仔细看他的游走步伐,露出了很多空挡!

传统武术练习者vs自由搏击

低头双手放松根本不去防守,面对游走自如的自由搏击选手,不知道如何进攻。结果被对方找到空挡,一脚上头ko!

民间高手vs搏击选手

2.下面这位传统武术练习者是名武当派的,他要为传统武术证明,但是到了拳馆被自由搏击选手7秒就击倒,看下图他根本就不会正确防守和躲闪,在面对强劲的敌人时,这样是很容易被ko的!

传统武术vs现代搏击

3.下面这位同样是传统武术练习者他是位八卦掌的传人,去挑战自由搏击!他不愿意带手套怕影响发挥,但是他并没有真正伤害到这名自由搏击选手,他的游走步伐看起来很特别!

传统武术vs搏击选手

但是到了最后却被轻松击败,你们看出他失败的原因了?

传统武术vs搏击选手

随着叶问的电影的播出,叶问用咏春拳击败了很多高手,泰拳手等!但终归是演出来的,那么现实中咏春拳vs现代的自由搏击会是什么样呢?

咏春拳vs拳击

4.下面这位修炼了20余年的咏春拳练习者vs散打选手,结果被一脚踢断肋骨!但是咏春拳一开始还是很能打的!

被踢断肋骨

可以说传统武术不是不能打,只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已经被新的搏击方式所取代,所进化!实战性,攻击性,防守,步伐,躲闪,都要优于了传统武术,所以现在的自由搏击要比现在的传统武术更加“先进”!但是很多传统武术练习者也是为了强身健体而练。传统武术也不是没有能打的,厉害的,因为他们把传统武术与自由搏击结合了,这样传统武术才有更高的实战水平。你们怎么看呢?

传统武术vs自由搏击

感谢你们的阅读!不管是综合格斗,还是散打搏击,搏击教授每天都会更新最精彩,最好看的内容呈现给你们!

传统武术和散打的区别

  中华拳术攻防之道,确有自己在理法术功各个方面独到的看法。传统拳术的 武术 与现在风行的“中国现代散打”,虽同为搏斗项目,但在练习和攻防利用上却有着很多质上的不同。下面是我为大家整理的关于:传统武术和散打的区别。欢迎阅读!

  传统武术和散打的区别一

  中华拳术的修炼与利用,在理论上是“外遵天道自然的法则、规律;内顺自身内外各部位器官的性格”,内外同一而修,内外同一而用,表示为最节能、全方位的攻防武术的技巧、技能、工夫。自身内外各部位器官的能力,技巧、工夫,是在自身同一攻防的调和下完成的。其机动机动的攻防变更,时时处处体现出内在的法则与规矩,所谓“万变不离其宗”。

  现代散打,既不是西方的 拳击 运动,又不是中华传统拳术武术工夫的体现。从散打活动员在赛台上的表示及技巧风格来看,其攻防 方法 利用表示为招法零碎;其自身整体表示为身材与四肢分家,内在的神、意、气机与身法、步法、手段组成的攻防方法亦不同一。

  用力的所谓刚柔水平,充其量亦不过相似前人所说“二八是散手”的水平,即硬的多,柔的少,自身阴阳不平衡。

传统武术和散打的区别

  总之,由于散打的理论体系不完整,修炼工夫的技巧宗旨体现得不明确,虽接受了各种搏击、搏斗、拳术武术的外在招法,但未能在散打活动员身内“同化同一”,没有一定的法则、规矩,任何攻防方法全凭教练员和活动员的主观愿看的揣测、想象而施之。故利用时身材各方面名符实在地浮现为“散”。

  从以上大致剖析可以看出,中华传统拳术工夫的武术和散打运动的搏斗,不是一回事,工夫艺境是不一样的。

  那么,到底中华传统拳术的武术和散打运动,有哪些本质上的不同呢?下面做一些相互间的相比。

  理论体系不同:中华传统拳术是中华民族 文化 在武学拳门的结晶,其理论是以中华民族 传统文化 为根本的。具体是:利用易经的学说阐明拳术的理、法、术、功,确立修炼和利用拳术的法则、规矩、规律;进一步以道德经学说为理论经典,引诱、修炼“拳道”的艺境;以黄帝内经为首的一系列中医理论,熟习和阐发拳术修炼时,拳术技巧、工夫与人体各方面的关系,阐明拳术健身强体,开慧增智的方法、结果及生化机灵的道理;以兵法学说引诱拳术攻防的战略和战术原则;以诸子百家学说,包括中国佛学理论,引诱传统拳术工夫的修炼与利用。故可以说,中华传统拳术是一门理法术功内容博大精湛的学问,故修炼拳术必须明理而知法,按法而修能得术,按术而用见工夫。

  传统武术和散打的区别二

  中国现代散打,是按照西方体育的模式加上一些人自己的主观看法和愿看,拼凑而成的一种搏斗运动。其理论体系尚未成立,其练习内容和搏击的形式,尚属幼稚时期的表示阶段。

  “呼吸”的修炼方法不同。传统拳术以“气沉丹田德润身”为法则,必先以修炼自身的内劲的天生为宗旨,修气沉丹田的逆式呼吸。若用于武术尚须相继修炼“气进丹田、气射丹田、气炸丹田、声田内转”,最后到达内气的意呼吸运动,则能气贯全身,以气催劲,做到以内劲劲势逆运行的方法决定外在攻防招法拳势的利用。

  故修炼中华传统拳术工夫,随气沉丹田工夫的成熟,腹部外显的肺呼吸功能横纹,会随工夫艺境的进步而降低,到内在工夫艺境全体透空层次,代表肺呼吸的横纹降至耻骨处。

  故此传统拳术工夫,可以依据气沉丹田的工夫的不同艺境,而将工夫层次水平分为五个不同阶段:熟手、好手、巧手、妙手、神手。

  在熟手工夫阶段时,气沉丹田工夫成,在剧烈的攻防变更中,呼吸自然就不会憋闷喘满,故可以长时间进行武术而不疲惫。这一方面体现了气沉丹田的逆式呼吸工夫,另一方面阐明呼唤实在武术应当是最节能的。

  散打选手没有此项专门练习的方法,故腹部的肺呼吸线横纹,仍停留在上腹部位(曾多次观察过数位获得过很好名次的散打活动员,其水平最高者,呼吸线亦仅在肚脐上二寸左右),故在散打攻防运动中易生喘满、呼吸急促、气喘吁吁的现象,不能坚持长时间的搏斗,易发生疲惫而不能充分发挥拳脚的效用。其根本原因是现代散打乃“专心耗精”的一种运动形式。

  传统拳术攻防招法的利用,讲求神、意、气、劲、形、中六合一统,相互主从而用,形体恳求具备虚实分明的外六合而又柔弱无骨的工夫艺境,攻防变更允从曲化直发的法则,柔化刚发地利用,随势而变,因势而用。讲求身法立如平准、活似车轮、中土不理位、阴阳遁使、以定用手、以重击中,攻防工夫任自然。

  “手眼身法步、肩肘腕胯膝”,处处讲章法,时时见工夫;“闪展腾挪,拿打踢摔”,招招讲技能,法法见艺境,故从熟手工夫起就可做到攻防变更流利、自然。

  散打运动的攻防方法的利用,表示为仅见手、足部位的击打,活动员身材内部的法则、规矩,毫无中华传统拳术身法、步法、手段等全方位内在同一调和的工夫的味道可言。相互攻防变更显示的是力气的较量和顶、偏、丢、抗等方法的抗争。

  传统拳术讲求攻防招法“劲、形阴阳合一”,“内练丹田一口气,外练筋骨皮”,内外工夫合一,即内劲和形体筋劲骨力的配合利用,由此发生招法的拳势。有劲形屈从、逆从两种具体方法,同样的招法会有不同的艺境结果,处处体现出利用刚柔的技巧、技能;身法、手段、步法,内外一气贯串,周身一家工夫艺境的利用,其特色是用必打犯而不伤人。

  散打活动员身上没有内外工夫修炼和利用的差别,其练习方法是“直接以形体锤炼攻防方法,而又直接用于攻防之中”,只凭自己本有的筋劲骨力的形体,再加上主观的利用力气、速度,来施用于攻防方法中。

  外在身材的某种松活,并不体现中华实在讲求的柔韧,仍属形体僵硬的利用。由于散打教练和活动员都不服从“成非所练,得非所求”这一传统拳术工夫修炼的法则,故散打活动员所采用的攻防方法不轻易把握分寸和做到适度。

  传统拳术,修炼的是“有限的攻防招法,无穷的变更利用”。“一手变八手,八手变一招”的变更法则、“一手拆八手,八手破一招”的拆手段则,此两者适用,便是拳术攻防的“拆变”法则,双方较技的拆变艺境无穷。

  传统拳术工夫,技巧、技能、招法、拳势,练习与利用是有辨别的,“大练小使,知常达变”,就是“练用有别”的修炼法则和利用法则。

  散打的攻防方法,体现的是练、用雷同,怎样练攻防方法,就怎么用攻防方法,很少存在或根本就没有一法多变的利用方法,故观看散打运动的竞技竞赛,对传统拳术的好手来言是毫无吸引力的。

  传统拳术讲求攻防手段的利用是“出手不见手,见手不为能”;“打人不见手,见手一定有。”说的是明招暗手为法则,即“拳花一大片,真打一条线”,故能招中套招、法中有法。

  腿法中踢、扫、勾、挂、蹬、点、拦、绊皆在手段中相机而用,尽不会单纯明用腿法的踢、点、蹬、绊的,由于“出腿半边空”,明用则对手易破,自己不得变更。

  散打活动员所施用的手段、踢法,乃明使明用,上用手段和下用腿法毫无内在的有机联系,不讲攻防的轻重缓急节奏,一味的力气加速度。有是散打运动中的摔法,更显出活动员对摔法懂得和熟习的肤浅。摔法在传统拳术中有“打摔、踢摔、剪摔、绊摔的辨别以及肘法简摔、靠法抖摔等等,不应浮现搂抱、撕缠不开的现象,各种摔法的利用皆在瞬间完成。

  传统武术和散打的区别结论

  从以上几个具体方面的剖析,可以看出,传统的中华拳术攻防之道和现在风行的“现代散打“运动的竞技内容,确切存在理、法、术、功等练习和利用各个方面本质上的的差别。但若从都是人体赤手空拳的搏斗方法这一共性着眼,从事散打的活动员和教练员,完整可以将传统拳术的理、法、术、功的内容,传统拳术修炼和利用的方法准则,攻防招法,变更利用的法则等“移植”到散打运动中往,进步散打活动员的攻防技巧、技能,可使散打竞技竞赛的质量水平灵敏进步,使散打活动员练习自身内在攻防技巧、法则、规矩的内容和利用攻防方法、准则的内容充实起来,能力保证这项现代兴起的搏击运动向更高水平发展。

传统武术与散打到底有何区别

  中华拳术的修炼与运用,在理论上是“外遵天道自然的法则、规律;内顺自身内外各部位器官的性情”,内外统一而修,内外统一而用,表现为最节能、全方位的攻防技击的技术、技巧、功夫。自身内外各部位器官的才能,技术、功夫,是在自身统一攻防的协调下完成的。其机动灵活的攻防变化,时时处处体现出内在的法则与规矩,所谓“万变不离其宗”。

  现代散打,既不是西方的拳击运动,又不是中华传统拳术技击功夫的体现。从散打运动员在赛台上的表现及技术风格来看,其攻防方法运用表现为招法零碎;其自身整体表现为身体与四肢分家,内在的神、意、气机与身法、步法、手法组成的攻防方法亦不统一。

  用力的所谓刚柔程度,充其量亦不过类似前人所说“二八是散手”的水平,即硬的多,柔的少,自身阴阳不平衡。

  总之,由于散打的理论体系不完整,修炼功夫的技术宗旨体现得不明确,虽吸收了各种搏击、格斗、拳术技击的外在招法,但未能在散打运动员身内“同化统一”,没有一定的法则、规矩,任何攻防方法全凭教练员和运动员的主观愿望的揣测、想象而施之。故运用时身体各方面名符其实地显现为“散”。

  从以上大致分析可以看出,中华传统拳术功夫的技击和散打运动的格斗,不是一回事,功夫艺境是不一样的。

  那么,到底中华传统拳术的技击和散打运动,有哪些本质上的不同呢?下面做一些相互间的比较。

  理论体系不同:中华传统拳术是中华民族文化在武学拳门的结晶,其理论是以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为基础的。具体是:运用易经的学说阐明拳术的理、法、术、功,确立修炼和运用拳术的法则、规矩、规律;进一步以道德经学说为理论经典,指导、修炼“拳道”的艺境;以黄帝内经为首的一系列中医理论,认识和阐发拳术修炼时,拳术技术、功夫与人体各方面的关系,阐明拳术健身强体,开慧增智的方法、效果及生化机智的道理;以兵法学说指导拳术攻防的战略和战术原则;以诸子百家学说,包括中国佛学理论,指导传统拳术功夫的修炼与运用。故可以说,中华传统拳术是一门理法术功内容博大精深的学问,故修炼拳术必须明理而知法,按法而修能得术,按术而用见功夫。

  中国现代散打,是按照西方体育的模式加上一些人自己的主观见解和愿望,拼凑而成的一种搏斗运动。其理论体系尚未成立,其训练内容和搏击的形式,尚属幼稚时期的表现阶段。

  “呼吸”的修炼方法不同。传统拳术以“气沉丹田德润身”为法则,必先以修炼自身的内劲的生成为宗旨,修气沉丹田的逆式呼吸。若用于技击尚须相继修炼“气入丹田、气射丹田、气炸丹田、声田内转”,最后达到内气的意呼吸运动,则能气贯全身,以气催劲,做到以内劲劲势逆运行的方式决定外在攻防招法拳势的运用。

  故修炼中华传统拳术功夫,随气沉丹田功夫的成熟,腹部外显的肺呼吸功能横纹,会随功夫艺境的提高而下降,到内在功夫艺境全体透空层次,代表肺呼吸的横纹降至耻骨处。

  故此传统拳术功夫,可以根据气沉丹田的功夫的不同艺境,而将功夫层次水平分为五个不同阶段:熟手、好手、巧手、妙手、神手。

  在熟手功夫阶段时,气沉丹田功夫成,在剧烈的攻防变化中,呼吸自然就不会憋闷喘满,故可以长时间进行技击而不疲倦。这一方面体现了气沉丹田的逆式呼吸功夫,另一方面说明招呼其实技击应该是最节能的。

  散打选手没有此项专门训练的方法,故腹部的肺呼吸线横纹,仍停留在上腹部位(曾多次观察过数位获得过很好名次的散打运动员,其水平最高者,呼吸线亦仅在肚脐上二寸左右),故在散打攻防运动中易生喘满、呼吸急促、气喘吁吁的现象,不能坚持长时间的搏斗,易产生疲劳而不能充分发挥拳脚的效用。其根本原因是现代散打乃“用心耗精”的一种运动形式。

  传统拳术攻防招法的运用,讲求神、意、气、劲、形、中六合一统,相互主从而用,形体要求具备虚实分明的外六合而又柔弱无骨的功夫艺境,攻防变化依从曲化直发的法则,柔化刚发地运用,随势而变,因势而用。讲求身法立如平准、活似车轮、中土不理位、阴阳遁使、以定用手、以重击中,攻防功夫任自然。

  “手眼身法步、肩肘腕胯膝”,处处讲章法,时时见功夫;“闪展腾挪,拿打踢摔”,招招讲技巧,法法见艺境,故从熟手功夫起就可做到攻防变化流畅、自然。

  散打运动的攻防方法的运用,表现为仅见手、足部位的击打,运动员身体内部的法则、规矩,毫无中华传统拳术身法、步法、手法等全方位内在统一协调的功夫的味道可言。相互攻防变化显示的是力量的较量和顶、偏、丢、抗等方法的抗争。

  传统拳术讲求攻防招法“劲、形阴阳合一”,“内练丹田一口气,外练筋骨皮”,内外功夫合一,即内劲和形体筋劲骨力的配合运用,由此产生招法的拳势。有劲形顺从、逆从两种具体方法,同样的招法会有不同的艺境效果,处处体现出运用刚柔的技术、技巧;身法、手法、步法,内外一气贯穿,周身一家功夫艺境的运用,其特点是用必打犯而不伤人。

  散打运动员身上没有内外功夫修炼和运用的区别,其训练方法是“直接以形体锻炼攻防方法,而又直接用于攻防之中”,只凭自己本有的筋劲骨力的形体,再加上主观的运用力量、速度,来施用于攻防方法中。

  外在身体的某种松活,并不体现中华其实讲求的柔韧,仍属形体僵硬的`运用。因为散打教练和运动员都不遵从“成非所练,得非所求”这一传统拳术功夫修炼的法则,故散打运动员所采用的攻防方法不容易掌握分寸和做到适度。

  传统拳术,修炼的是“有限的攻防招法,无限的变化运用”。“一手变八手,八手变一招”的变化法则、“一手拆八手,八手破一招”的拆手法则,此两者合用,便是拳术攻防的“拆变”法则,双方较技的拆变艺境无穷。

  传统拳术功夫,技术、技巧、招法、拳势,练习与运用是有分别的,“大练小使,知常达变”,就是“练用有别”的修炼法则和运用法则。

  散打的攻防方法,体现的是练、用相同,怎样练攻防方法,就怎么用攻防方法,很少存在或根本就没有一法多变的运用方法,故观看散打运动的竞技比赛,对传统拳术的好手来言是毫无吸引力的。

  传统拳术讲求攻防手法的运用是“出手不见手,见手不为能”;“打人不见手,见手必定有。”说的是明招暗手为法则,即“拳花一大片,真打一条线”,故能招中套招、法中有法。

  腿法中踢、扫、勾、挂、蹬、点、拦、绊皆在手法中相机而用,绝不会单纯明用腿法的踢、点、蹬、绊的,因为“出腿半边空”,明用则对手易破,自己不得变化。

  散打运动员所施用的手法、踢法,乃明使明用,上用手法和下用腿法毫无内在的有机联系,不讲攻防的轻重缓急节奏,一味的力量加速度。有是散打运动中的摔法,更显出运动员对摔法理解和认识的肤浅。摔法在传统拳术中有“打摔、踢摔、剪摔、绊摔的分别以及肘法简摔、靠法抖摔等等,不应出现搂抱、撕缠不开的现象,各种摔法的运用皆在瞬间完成。

  从以上几个具体方面的分析,可以看出,传统的中华拳术攻防之道和现在流行的“现代散打“运动的竞技内容,确实存在理、法、术、功等练习和运用各个方面本质上的的区别。但若从都是人体赤手空拳的格斗方式这一共性着眼,从事散打的运动员和教练员,完全可以将传统拳术的理、法、术、功的内容,传统拳术修炼和运用的方法准则,攻防招法,变化运用的法则等“移植”到散打运动中去,提高散打运动员的攻防技术、技巧,可使散打竞技比赛的质量水平迅速提高,使散打运动员训练自身内在攻防技术、法则、规矩的内容和运用攻防方法、准则的内容充实起来,才能保证这项现代兴起的搏击运动向更高水平发展。